打從糖果上學到現在已經過了四個月,

糖果的幼兒園也安排了第一次的家庭訪問。


我對老師來家裡訪問是期待的。

畢竟每天接接送送見面的時間很短暫,

能跟老師仔細的去深聊孩子在學校狀況的機會很少。


雖然我已經算很常和老師找機會互動的全職媽媽了,

但畢竟不好意思太過佔用老師忙碌的工作與下班後的休息時間,

所以能有這樣的機會深談,內心很感謝。


老師來家裡那天,我們聊得很愉快,

我對於自己身為媽媽的這個身份是戰戰兢兢、戒慎恐懼的,

我是很常自我檢討、省思自己教養的好壞的媽媽,

相對於學業智育的表現,

我更在乎的是孩子在媽媽看不到的地方的規矩與行為表現。


當老師告訴我糖果在學校合群、守規矩,

上課的時候專注力也足夠,

我內心真的是既感動又安心的。


糖果是六月底的孩子,

在班上15個孩子裡面是倒數第二小,

再加上她巨蟹座很黏媽媽的個性,

剛開始上學的那一個月早上離開媽媽都會哭哭,

甚至嚴重的時候有過一出家門口就開始哭哭哭到學校。


當時,

為了糖果上學路途中可以心情美好、營造開心的氛圍,

我試著和糖果一邊說說唱唱一邊散步到學校,

但糖果還會很酷、面無表情的跟我說:

「媽媽,不要唱了,我想安安靜靜的到學校。」

(媽媽當下真的超囧......)


雖說從十月開始糖果就可以平靜的出門上學了,

糖果也非常喜歡學校的老師同學,

但一直到現在,她還是都會說:

「媽媽,下課要早一點來接我唷~」

所以我一直對糖果糖果上學存在著放心不下。


這次老師的家訪,

很開心糖果無論學習、生活常規或是團隊規矩上都甚得老師的正面肯定,

也很開心聽到老師給我一個重要的提醒。


我雖然很希望聽到自己教養上被老師肯定的部分,

但我更重視老師給予的教養提醒與建議,

人都有盲點,

很多來自客觀的第三方所提供的教養建議是非常珍貴的。

老師能觀察到家長沒注意到的許多部分,

那是我最最想知道進而調整改變的地方。


老師告訴我,

她觀察糖果與同學之間的互動是觀察比較久而比較自我保護的,

糖果在同學們自由活動時間時,

往往不會是主動開口聊天的那種小孩,

她會默默的在周邊觀察,適當時刻才會開口搭話幾句。

而且因為我們家的家庭成員多是女性,

(只有爸爸是男生,媽媽姐姐都是女生)

課餘時間又都比較重視家庭內的相處互動,

所以,糖果交朋友的速度比較慢,

而且也比較不會想去跟男孩們互動,

話雖如此,

但糖果還是蠻融入群體的孩子,只是比較沒那麼積極主動。

如果真要說糖果需要加強的部分,老師覺得就是這一塊了。


的確,

我與蘋果爸都是比較重視家庭生活的人,

我們家的模式都是:

在上班的人跟同事互動、去上學的人跟同學互動,

而我這沒上班上學的人也是利用週間跟朋友聚會邀約,

大家放學下班後的時間則都是保留給家庭相處的。


我愛窩在家裡做手作,

孩子們也在媽媽的潛移默化之下很坐得住的去享受動手動腦的活動。


我們家不愛看電視也沒有第四台,

但蘋果爸愛在家裡租DVD來看電影,

所以孩子們不看電視但卻很期待假日的家庭電影院時光。


我和蘋果爸都喜歡整理家裡洗洗刷刷,

喜歡把家裡維持的乾淨整潔,

孩子們也都有一副擅長家務收納的好身手。


我和蘋果爸都不是快速融入團體的人,

在交朋友是需要相當時間去觀望才能交上朋友的人,

甚至有時候比較疏離孤僻,

所以孩子們交朋友慢、融入群體需要時間,

也全都是我們父母自己造成的。


幸好蘋果糖果雖然都是交朋友比較慢、比較被動的孩子,

但據老師同學的說法看來也都還算在學校融入群體、人緣還不錯的小孩。


經過這次糖果老師的家庭訪問,

我對糖果上學的狀況安心不少,

在老師家訪的回饋中得到糖果在學校的狀態幾乎都是很正面的評價,

雖然糖果的人際互動刺激較少,

但提早在小班就去上學也算是一個對孩子好的選擇,

我總算對糖果那麼早就去上學釋懷不少。


除此之外,

蘋果糖果的學校生活也更加讓我思考到家庭帶給孩子的影響有多大,

孩子們自己在學校所展現的面目雖然與在家會有所不同,

但萬本不離宗的都還是都與家庭、父母呈現在他們面前的與帶給他們的息息相關,

也更加讓我感覺到身為父母的責任重大。

(原來我已經夠覺得身為父母責任重大,現在又在更加更加的警惕自己要謹言慎行)


歐對了~

我也和糖果老師聊起我一直以來的擔憂,

那就是:

「 我一直教育孩子要守規矩,不可以動手推人打人,

    包括我自己也儘可能的不體罰、讓孩子知道動手就是不對的道理,

    但當孩子遇到同儕挑釁、傷害或推擠的時候,我又該如何教育孩子保護自己?

    尤其在我們已經教育孩子動手就是不對的前提下,我到底該不該教育孩子反擊?」


糖果的老師很有智慧的一番言論給了我豁然開朗的解惑。

老師說:

「 首先,

    教育孩子閃躲、尋求爸媽、同學與老師的協助是最重要的,

    因為那是正當的解決途徑,

    而媽媽所提的『動手就是不對』的道理是正確的,

    因為,

    打回去,體型相當也許還可以,

    那難道等孩子漸漸長大,體型有了差異,

    面對比他高大強壯的人的欺負也還是要用打回去來解決嗎?

    這樣解決得了嗎?」


老師的這一番話,

不但讓我釐清了內心的疑惑,也讓我更堅定自己的方向。


好感謝老師的家庭訪問,

隨著孩子們日漸長大,

會遇到的教養問題也變得複雜而多樣,

在兩姐妹的求學歷程能有幸的遇上有智慧、有熱忱、有堅持的老師們,

真的是非常幸運的事,也更加讓我珍惜與老師們互相交流的機會。


從前決定生小孩的時候,

以為自己已經深思熟慮的想清楚自己將要承擔的責任有多大,

然而,

每每經歷孩子們生命中的新階段、新歷程,

就在我的內心多增加一個責任的重量,

只有自己親身經歷這一段教養孩子的過程,

才能明白那教養的責任根本不是能夠量化言喻的重量,

而這樣甜蜜的負荷將隨著孩子誕生的開始永無止息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蘋果媽 的頭像
蘋果媽

蘋果爸比、蘋果媽咪、小蘋果和小糖果的美滿生活

蘋果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